雨先生

说什么人间不值得
不过是知易行难
连第一步都迈不出去
人在社会里活着
总会是要把自己套进一个圈里啊


说什么压力

本来就是自己下不了决心图一时的安稳

现在更是借着惯性就地躺着

说真的

你想的清楚谁也不会阻止

那些说不清楚的无非是不想说和害怕说

到底在怕什么呢

世间最难的也是最简单的无非是让自己不后悔罢了

反正大家都是一盘赌局

赢面未知

胜负不论

本来就没有谁能一帆风顺的走下去啊

无非和生活见招拆招

赢了就赚了

输了也就那样

一无所有,无失无得



道德和高尚是多么荒唐

从生直接到死,看看人生的走马灯
过了便过了罢


马克思说人的价值在于劳动

骗子

连我在人世间最想做的那件事

都只是什么都不想做和不得不做之间的妥协

我真的

不在乎

什么都不在乎

世界没有意义的

世界不值得

自由

我只想光着身子,和眼泪,鼻涕,尿液躺在一起,
那时,我是一个没有道德和教律的,人
作为一个人
我难道
不配
总有猪栏的理想吗

他们的爱意太盛大

艺术

世界以艺术养我
我只能报以浑浊的呼吸

艺术的投入对我来说最终是意像
而意像连缀成叙事

记梗

如果ta不能在黑暗来临之前找到安歇之地
那ta就会永远伫立在黑暗里

你是无意穿堂风

日子真的过着,我不觉得苦,也不觉得多好
对物质没多大兴趣,只是充满新奇,对世界,也对你
所有都平平淡淡,求个心安理得,也只要心安理得
唯有心尖上让我雀跃的一点
理想和你

无尽期

不是第一次,而最混乱的时候已经过去
爱他们的人很多,恨的也多,有我没我都会起风波
都是为了自己八卦围观写小论文,何曾有过别人的事呢
他们和他们以后还会继续,而生活仍然是我的生活